張鋆良
南京大學哲學宗教學系博士生

我是南京大學哲學與宗教學系博士張鋆良,關于猶太人和以色列,問我吧!

說起猶太人這個群體,一般中國人都會認為他們很聰明,很富有,舊約圣經、上帝的選民、出埃及記、共濟會、羅斯柴爾德家族……關于猶太人的歷史似乎一直籠罩在神話傳說甚至是陰謀論的迷霧之中。
真實的歷史上,“猶太人”這個群體是如何形成的?他們又為何會顛沛流離?上千年的大流散中,在沒有祖國和統一語言的情況下,猶太人又是如何維持身份認同的?猶太人和作為國家的以色列之間,又是怎樣的關系?我是南京大學哲學與宗教學系博士生張鋆良,主要從事猶太和以色列研究,譯有《猶太人三千年簡史》一書。如果你對上述問題感興趣,歡迎來向我提問!
10k
思想 2020-09-22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310個回復 共349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張鋆良 4天前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請問您,猶太人現在可以通過姓名,外貌,等明顯標識看出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7

健忘、焦慮、拖延這些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問題都與大腦有關,但很遺憾的是,這些問題究竟來自先天遺傳還是后天環境、如何克服甚至到底有沒有必要去克服,以目前腦科學甚至整個生命科學的發展水平,沒辦法給出一個確定的答案,更沒辦法給出一個一定有效的解決方案。
關于這些問題是不是天生的,我的譯作《大腦傳》中有句評論放在這里:“為精神健康問題找到精準的、可識別的主要遺傳因素,在現實中還沒有成功的案例?!边@一點我個人的經歷也可以佐證。我目前在醫藥研發領域工作,過去的幾十年間,中樞神經系統的新藥研發簡直如同制藥界的墳場,雄心勃勃進場的藥企不知凡幾,大部分折戟沉沙,幾十億研發投資打水漂,即便有個別藥物能夠上市,療效也只能算是十分勉強。這足以說明硬核科學目前對人腦的理解還非常粗淺,遺傳因素到底能多大程度上影響人腦的功能,根本沒有定論。
至于健忘、焦慮、拖延這些問題是否是不良生活習慣導致的,目前的科學研究只能給出一些相關性的結論和模糊的解決方案,并不能肯定哪一種生活習慣一定會引發出某個問題。原因同上:科學發展水平還不足以破解大腦運行的全部原理。但我個人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提個小小的建議,嘗試用低成本建立一個很多人親測有效的好習慣,比如發展一個能令人沉浸其中的健康小愛好(學個簡單小樂器、種花種菜等),一點一滴間找回更多對生活的掌控感,也許就是建立心理健康良性循環的起點。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