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從“三有”名錄刪除后可任意捕殺?專家:依然是保護對象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實習生 林雅璇

2021-12-12 22:0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野豬或將失去“三有”陸生野生動物這道“護身符”,但這并不意味著民間可以任意捕殺?專家認為,只能是計劃性捕獵,實際上野豬依然是保護對象,無論是民間捕獵還是食用野豬肉都不會被允許。
12月12日,澎湃新聞(www.cryptraffic.com)從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獲悉,近日,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近日發布《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征求意見稿)》,意見稿中,曾于2000年被列入《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野豬已被刪除。
意見稿稱,本次名錄調整,以科學評估陸生野生動物物種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為核心,充分考慮種群變化動態、面臨威脅、社會關注等多方面因素,提出了名錄調整基本原則:一是堅持生態優先;二是維護科研需要;三是有利于社會發展。
人豬沖突20年:14省開始治理野豬危害
2000年,野豬被列入“三有”保護名錄之后,許多地方老百姓即使遇到野豬破壞莊稼,甚至傷人的惡性事件也只能選擇驅趕,不能隨意捕殺。
這樣的的尷尬局面是否會因這次擬將野豬剔出“三有”名錄而打破?
近期,全國許多地方野豬泛濫成災,地方組織民間捕獵隊計劃性捕殺野豬的消息不斷登上熱搜,人(野)豬沖突問題受到空前關注。
據媒體報道,江蘇的野豬不僅走近了景區,還闖入了校園,貴州野豬上街進了服裝店。在四川,野豬不僅損毀大量的莊稼,不時還有野豬傷人,甚至致人死亡的消息傳出。野豬已成為國內致害范圍最廣、造成損失最嚴重的野生動物。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造成野豬泛濫主要兩大原因,首先是1996年,我國《槍支管理法》實施以后,規定公民不得非法持有槍支彈藥,依法收繳了社會上的獵槍,非法獵殺野豬的情況極少發生。其次是野豬繁殖速度較快,一年一般產兩窩,一窩5只到10只仔,再加上大型肉食動物數量不多,野豬的天敵少,野豬的種群數量比其他野生動物恢復得快。目前,靠自然平衡來控制野豬的種群數量已做不到,所以野豬在局部地區就泛濫成災了。
野豬被排除在“三有”野生動物保護名錄意見稿發布之前,國家林草局已在山西、四川、福建、江西、河北、廣東、陜西、湖南、湖北、遼寧、黑龍江、浙江、安徽、寧夏等14個省(區)啟動防控野豬危害綜合試點。并將野豬等野生動物危害防控納入林長制考核范圍,并將納入“平安中國”考核范圍。四川通江、江油等地成立了民間捕獵隊,開始對野豬有計劃地進行捕獵。
專家學者:為持續性調控掃清法律障礙
這次國家林草局的“三有”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征求意見稿刪除了野豬,成都律師郭剛認為,這是對將來持續性的野豬種群數量調控掃清法律障礙。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科學家孫全輝博士告訴澎湃新聞,他也認為,隨著近些年生態環境的改善,很多野生動物數量種群實現自然恢復之后,類似這樣的調控還會有。
孫全輝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跡象,說明生態環境保護的確是有了成效,野豬只是恢復最快的物種之一。他說,1949年的時候,全國野豬大概在200多萬頭,但當時沒有野生動物保護法,一直到1989年,我國第一部野生動物保護法出臺。這個過程中野豬數量銳減,同時,人類對野生動物棲息地的開發和利用也一直沒有停止,不少地方的野豬實際上已經局部滅絕。
孫全輝說,現在有些地方人和野豬的沖突比較明顯,但中國這么大,各個地方的情況很不一樣,有的地方可能是泛濫,但有的地方可能是因為棲息地面積不足,不能“一刀切”。他說,如果把時間尺度拉長到過去50年、甚至100年,現在的野豬總量可能并不多?,F在它們在人類的領地,實際上以前可能就是它們生活的區域;它們一度消失了,數量減少了,但現在種群數量恢復了,它們又回來了。
他說,野生動物種群不是多了就一定要捕殺,主要還是要看它們的種群數量是否超過環境的承載力。如果過度繁殖超過了環境乘載量,有可能導致疾病蔓延、生態環境破壞等生態失衡的情況,在缺少天敵的情況下,就要考慮人工干預,保持生態系統的穩定。
但這種干預要建立在科學基礎上,首先要看它野外的性比、繁殖率、死亡率等,有了這些基礎信息才能制定最有效的種群管理措施。從生態系統角度看,讓自然界發揮調節作用是最好的,只是生態系統一旦破壞,恢復過程比較緩慢。
孫全輝說,即使將野豬最終從“三有”名錄中刪除,現行法律也不允許隨意捕獵野豬。在非法盜獵還存在的情況下,如果放開合法狩獵,野豬和其他野生物的保護形勢挑戰會更加嚴峻。
其他一些國家雖然可以狩獵,但跟我們的國情不一樣。比如美國的國土面積和中國差不多,人口密度卻很小,生態保護面臨的壓力也大不相同。美國一些州每年允許付費狩獵部分野生動物,其收益也用于野生動物保護和管理。但是這是建立在多年野生動物種群監測的基礎上的,每年自然增長多少,死亡多少,收獲多少才不會影響野生動物的自然增長都有科學評估,捕獵也是在嚴格管理下進行的。
人類病菌多與動物有關
目前,“三有”陸生野生保護動物名錄還處于征求意見階段,沒有最終確定。此外,野豬的合法狩獵還需要繼續完善相關配套措施,例如獵捕的依據是什么,由誰來執行,如何執行,捕殺之后的野豬如何處理等都需要更明確的規定。
孫全輝認為,食用獵殺的野生動物目前在法律上是禁止的,并且食用野生動物也存在食品安全和公共衛生安全方面的隱患。目前,科學界公認野生動物攜帶了大量人類未知的病菌、病毒、微生,75%的新發人畜共患傳染病都來自野生動物動物。從進化的角度,野生動物和人類之間原本是存在“安全界限”的。在正常情況下,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不會跨界傳播給人類,它們跟野生動物已經形成了共存的適應機制。
他說,過去若干年,全球人畜共患病的爆發呈加劇趨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類的活動打破了這種安全邊界。比如抓捕、食用、利用、運輸野生動物的過程中跟野生動物密切接觸,造給病毒跨界傳播創造了便利,導致變異的病毒有機會在人類社會中擴散蔓延。如果人類不遵循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和保護自然的規律,不調整自身的發展方式,未來重大疫情爆發的風險還將持續加大。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去吃一次蝙蝠、果子貍或者野豬就會發生病毒跨界傳播。病毒的變異需要載體,病毒的變異也需要時間。病毒存在的時間遠比人類古老,它們的生存策略就是不斷變異,通過新的宿主不斷擴散。因此,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因為它們的棲息環境也是我們的生存環境。
四川農業大學朱礪說,在西南地區大山里長大的人,1970年代之前出生的應該都吃過野豬肉,但是味道的確不怎么樣,進食的風險還很高。他說,家養的,對其環境進行了控制,品質相對有保證,比如:寄生蟲、病菌、瘟疫的感染機會肯定更低,而野外長大的野豬不敢保證?,F在已經明確,野豬可以傳播非洲豬瘟。他說,上次就是西班牙的野豬將非洲豬瘟傳到了周邊幾個國家。因此,他認為,還應該根除一些人認為野味就是好東西的習慣。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馬世鵬
圖片編輯:胡夢埼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野豬,三有保護動物

相關推薦

評論(18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