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患兒求藥氯巴占背后:代購直郵難,有仿制藥進入臨床試驗

澎湃新聞記者 朱軒

2021-12-13 15:0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近日,一封癲癇患兒家長的聯名求助信《如何讓我們的孩子活下去?》在網絡流傳,引發關注。信中提到,氯巴占對治療罕見癲癇患兒有效,但在國內屬于第二類精神藥品,未獲批準上市。此外,今年6月,河南一患兒母親因代收并轉寄了代購的氯巴占快遞,被指涉毒品犯罪,這讓氯巴占的獲取更加困難。癲癇患兒家長在聯名信上簽字、按下手印。 受訪者供圖

癲癇患兒家長在聯名信上簽字、按下手印。 受訪者供圖

上述求助信的執筆人“松松爸爸”告訴澎湃新聞(www.cryptraffic.com),他寫下前述求助信后,1500余名家長在此信上簽名。他們希望能有正規渠道讓孩子們吃上藥。
不少家長稱,氯巴占代購和直郵都有法律風險。代購怕風險不干了,直郵藥品常常被海關扣押,甚至有家長因此被立案調查,被定性為“涉嫌走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
據相關領域的醫生和律師分析,超過100個國家將氯巴占用作抗罕見癲癇藥物,但氯巴占具有成癮性,在我國被作為國家二類精神管制藥品,在刑法規定中屬于“毒品”范疇;此外,該類藥物因為(相對)受眾極少,市場極小,企業投入大,盈利少,愿意研發的企業也少,這些情況造成了藥品短缺。
澎湃新聞注意到,國家衛健委曾在2017年將10mg的氯巴占片劑納入第二批鼓勵研發申報兒童藥品清單中,但目前國內進行氯巴占臨床試驗項目的僅有一家企業。該企業的一項氯巴占臨床試驗項目將于近期開展,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的試驗目的是測試國產的仿制藥是否能與國外的原研藥達到在人體內的數據的一致性,推進相關工作。
此外,對于當前困境,有律師提到,解決方法之一或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條激活。
代購消失、海關嚴查,買藥更加艱難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今年6月,河南一位罕見癲癇癥患兒的母親李芳代收了來自代購者“鐵馬冰河”的一個氯巴占海外包裹,此后就將包裹轉寄給了代購。
目前,代購者因“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罪”被中牟縣檢察院提起公訴;李芳被檢方認定“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罪”,因犯罪情節輕微不予起訴。
多名罕見癲癇患兒家長告訴澎湃新聞,這事之后,很多代購怕承擔法律風險不再愿意買氯巴占,甚至將家長直接拉黑;而不少父母托國外朋友直郵回國的藥,也被扣在海關。
趙婷(化名)是2歲癲癇癥患兒小瑞的母親。小瑞三四個月時便出現痙攣癥狀,1歲時確診了嬰兒痙攣癥,這也是一種難治的罕見癲癇,發作的時候孩子會有連串點頭、彎腰、面部抽動等,每一次發作都會給精神、身體帶來多一次的傷害。
趙婷說,近期,不少家長直郵的藥物被扣海關,代購也已經不買藥了?!八麄兒ε路阜?,寧愿不做這個生意,把朋友圈清空了,把人也給拉黑了?!?br />
怕之后用不上氯巴占,趙婷在醫生建議下給孩子換了藥,開始服用替代品“氯硝西泮”。但她發現暫時沒有效果,而且副作用大?!昂⒆泳癫缓?,痰多,對呼吸道不好?!壁w婷說,按說明書,這個藥只能吃三個月,吃完了這三個月后,她還不知道怎么辦。罕見癲癇患兒嘟嘟吃空的藥盒。來源:嘟嘟媽媽。

罕見癲癇患兒嘟嘟吃空的藥盒。來源:嘟嘟媽媽。

一名山東的家長則告訴澎湃新聞,她近期購買的直郵的氯巴占被海關扣下,海關打來電話說是違禁藥品,此后便沒有消息。她發來的截圖顯示,她的郵件被海關查驗后扣留。還有家長在群聊中稱,她因為代購氯巴占被立案調查,被警告不能再買。
據紅星新聞12月8日報道,因直郵購買氯巴占,福建女子顧艷紅和她的親屬被警方帶走調查,并被定性為“涉嫌走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此前,顧艷紅通過網絡下訂單,購買了三盒氯巴占,寄到親屬家。其親屬的孩子今年11歲,2015年被發現罹患藥物難治性癲癇。
2歲癲癇癥患兒母親趙婷說,她的藥也被被海關扣過,今年她求德國的朋友直郵回國內某市的一盒氯巴占被扣,但在她提交了病例、診斷證明、藥品用途、價格等材料后,海關放行了。她說,直郵有風險,要看城市,還要碰運氣。趙婷買到的德版氯巴占

趙婷買到的德版氯巴占

隨著代購渠道的封閉,國內的氯巴占存貨價格水漲船高。
一位罕見癲癇癥患兒的家屬告訴澎湃新聞,因為缺少代購的渠道,藥物價格飛漲,“到貨就秒沒”。他說,原本10mg*50粒價格300多元的氯巴占價格已經翻倍,有些甚至漲到了1000元一盒,他們的家庭已經承受不起。
有家長咨詢過代購,對方說,因為氯巴占事件,能爭取到藥不容易,需要的話得早點買,過年海關會更嚴格。對方發來的截圖顯示,法國產的氯巴占20mg*50片價格為1200元,遠高于平常的價格。有群友分享稱,氯巴占漲幅很大。

有群友分享稱,氯巴占漲幅很大。

“不敢停藥”,千余名家長聯名求藥
松松爸爸告訴澎湃新聞,罕見癲癇非常復雜,治療方式也因人而異,“要不斷去試藥,才知道哪種效果好?!彼f,群里不少家長都是試了很多種藥物沒有效果后,吃氯巴占控制住病情的。
全國人大代表、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雷冬竹長期關注罕見病群體,她告訴澎湃新聞,氯巴占是一款治療罕見病的廣譜抗癲癇發作藥物,一般作為添加性用藥,就是說是在使用一種藥物效果欠佳時再添加的一種藥。
雷冬竹說,包括幼兒癲癇在內的部分罕見病患兒平均要花5-7年的時間,才能確診。目前,世界上只有不到5%的罕見病有藥可醫。絕大部分罕見病患者和家庭都面臨著“病無所醫”“醫無所藥”“藥無所?!钡睦Ь?。
趙婷一家便是在給孩子試了六七種治療嬰兒痙攣的藥物效果不佳后,試用的氯巴占?!耙郧耙惶彀l作幾十次,現在相對減少,大概一天發作5到6次?!币坏┩K?,每一次發作都會對孩子造成傷害。
中國抗癲癇協會常務理事、藥物治療專委會主任委員王學峰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從本世紀初,國內就開始將氯巴占應用于兒童癲癇治療,“氯巴占在兒科癲癇治療中非常受歡迎,因為在所有的相似藥物中,它的副作用算小的”。王學峰解釋,當人類腦部的興奮性神經遞質增加,或是抑制性神經遞質減少時,癲癇就會發作。而氯巴占屬于苯二氮卓類藥物,服用后可以增加腦部抑制性神經遞質,使其與興奮性神經遞質產生平衡,避免癲癇發作。
“癲癇的持續發作,不僅對患者腦部有永久性的損害,更有導致患者窒息死亡的風險?!蓖鯇W峰說。
在不少家長反映獲取藥物的渠道不通暢后,松松爸爸寫下了聯名信,希望能引發社會對于癲癇患兒求藥困境的關注,能有合法渠道獲取氯巴占。隨后有1500余名家長在信上簽名。
為何國內未開放該藥物的上市?全國人大代表、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雷冬竹稱,從20世紀80年代起,超過100個國家將氯巴占用作抗癲癇藥物。但氯巴占具有成癮性,在我國被作為國家二類精神管制藥品,在刑法規定中屬于“毒品”范疇,如果放松管制,稍有不慎,就會被人挪作他用,造成更為嚴重的后果。
她介紹,國內的藥品管理機構是CFDA,即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正常的藥品進口需要完善相關臨床研究進行注冊,稱之為注冊藥品。
取得藥品注冊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專注于毒品犯罪案件辯護、北京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律師王紅兵指出,要取得藥品注冊證,必須至少提供臨床試驗數據,而臨床試驗需要花費巨額資金,企業就要衡量投入和收益問題了。如果拿到這類藥品批文后需要十年時間才能收回成本,恐怕沒有幾家企業愿意干?!斑@類藥品就符合這個特點,因為受眾極少,市場極小,企業投入大,盈利少?!?br />
國家衛健委曾鼓勵研發,有醫院將開展臨床試驗
澎湃新聞注意到,2017年,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印發第二批鼓勵研發申報兒童藥品清單的通知,其中便包括10mg的氯巴占片劑。但4年過去了,氯巴占仍處于“缺席”狀態。
藥智網信息顯示,截至目前,有濟南科匯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和宜昌人福藥業提交了氯巴占的藥品注冊申請,申請類型分別為“新藥”“仿制”。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臺數據顯示,目前登記進行氯巴占臨床試驗的僅有宜昌人福藥業公司。該公司作為申辦機構于2020年7月登記過氯巴占片20 mg相關的臨床項目,但試驗狀態顯示“暫?;蛑袛唷?。
2021年8月,該公司再次申報同題項目“評估受試制劑氯巴占片20 mg與參比制劑‘ONFI’20 mg作用于健康成年志愿者在空腹/餐后狀態下的單中心、開放、隨機、單劑量、兩周期、兩序列、雙交叉生物等效性研究”,適應證為“用于治療2歲或2歲以上 Lennox-Gastaut 綜合征 (LGS)患者的癲癇發作?!痹擁椖恳砸瞬兄行娜嗣襻t院為試驗機構,狀態顯示“已完成”。宜昌人福藥業正進行氯巴占片的相關試驗。

宜昌人福藥業正進行氯巴占片的相關試驗。

2021年9月,該公司又申報了“氯巴占片人體生物等效性研究”的試驗題目,適應證為“用于2歲及以上Lennox-Gastaut綜合征(LGS)患者癲癇發作的聯合治療”。試驗狀態為“進行中(尚未招募)”。
澎湃新聞了解到,近期湖北宜昌市中心人民醫院三峽大學第一臨床醫學院將開展相關項目的試驗,招募志愿者測試氯巴占仿制藥的有效性。該項目的志愿者招募海報顯示,試驗藥物為“氯巴占片”,試驗方案為兩周期,知情體檢時間為12月14日—15日。
“氯巴占在國內屬于管控藥品,很多癲癇患兒反映無藥可買了?!痹擁椖肯嚓P工作人員介紹,國內基本上是沒有(氯巴占)原研藥的,都是從國外買專利來做仿制藥,現在的試驗目的便是測試國產的仿制藥是否能與國外的原研藥達在人體內的數據達到一致,進而推動國內仿制藥的上市,解決用藥困難的問題。該工作人員透露,這次試驗氯巴占仿制藥的來源便是前述宜昌人福藥業。
松松爸爸說,關于氯巴占缺藥問題的解決方案,他們也正在寫信給海南博鰲樂城,爭取能獲得政策的支持。
趙婷說,她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合法買到價格合理的氯巴占。但她知道,這也只是一個階段性的需求,小瑞吃的氯巴占等多種藥物都沒辦法納入醫保,孩子自身又沒有自理能力。她擔憂,以后父母沒辦法照顧了,孩子該怎么活下去。
對于當前困境,王紅兵提到,解決方法之一或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條激活。該條規定顯示:醫療機構因臨床急需進口少量藥品的,經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或者國務院授權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批準,可以進口。進口的藥品應當在指定醫療機構內用于特定醫療目的。
他認為,(可以)從全國行政布局出發,國家批準若干家大型三甲醫院進口這類藥品,全國各地患者就近選擇這類醫院治療,解燃眉之急。
雷冬竹在建議中提到,希望建立“1+X”多層次保障,保障罕見病患者能治療?!昂币姴∷幬镞M醫保是一條道路,但是納入所有‘天價’藥物,整個醫保體系目前無法承受,普通人的保障也將會受損,因此需要多層次保障?!彼f,“1”基本醫療保險率先發揮作用,“X”大病保險、公益慈善、社會互助、商業健康險、個人自付以及其他補充醫療保險提供多層次保障,實現對罕見病患者的診療保障。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圖片編輯:施佳慧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氯巴占,仿制藥

相關推薦

評論(7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